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争抢千亿新生意!3亿国人花式治失眠,哄睡师月入过万

2022-11-03 08:16:58 8984

摘要: 天下网商记者 杨越欣今天(3月21日)是世界睡眠日,你睡好了吗?中国睡眠研究会数据显示,全国有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。而阿里健康基于天猫医药平台的报告称,搜索“失眠”的用户中,有六成是90后、00后。用最贵的眼霜,熬最深的夜,是这届年轻人的“...

天下网商记者 杨越欣


今天(3月21日)是世界睡眠日,你睡好了吗?


中国睡眠研究会数据显示,全国有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。而阿里健康基于天猫医药平台的报告称,搜索“失眠”的用户中,有六成是90后、00后。用最贵的眼霜,熬最深的夜,是这届年轻人的“朋克养生法”。


许多人为了睡好觉,尝试各种助眠方法,由此也催生出一个数千亿乃至万亿规模的“睡眠产业”。有行业研究机构称,中国睡眠经济市场规模已超4000亿,预计2030年可达万亿。


按照行业一般分类,睡眠经济可以分为“硬件党”(床上用品、器械)、“软件党”(助眠APP)和“药物党”(助眠药物、保健品)。除了五花八门的产品,还有不少人尝试购买人情味十足的“哄睡服务”。


你用过哪一种呢?

寝具行业频出黑科技产品


两周前,杭州年轻姑娘小七入住绍兴一家全季酒店时,体验了“零压房”。


这是床垫品牌梦百合联合一些酒店推出的特色客房。据称,零压房的床垫采用非温感记忆绵,可以使身体的各接触点所受压强差趋近于零,从而减少翻身次数,提升睡眠舒适度。“那天确实睡得很好,一觉睡了8个小时。”小七说。


在睡眠经济中,以床垫为代表的器械用品无疑是大头。华经产业研究院报告称,2019年睡眠产业的细分领域中,器械用品领域消费金额贡献最大,达2500多亿元,占到睡眠产业近七成。


寝具行业也纷纷发力。


全季酒店所属的华住集团,此前就与“床垫第一股”喜临门和loT云平台涂鸦智能达成战略合作,号称要“掀起睡眠革命”。


当你打开手机淘宝或者去线下家居城,会发现多家床垫品牌都在推出“黑科技”产品,包括“智能”“无菌”“护脊”功能等。



今年3月19日,喜临门发布了一款高科技产品“深睡床垫”,称基于2.6万个人体数据模型研究成果,可满足80%中国人的深度睡眠需求。


过去一年,喜临门营收56.23亿元,同比增长15.53%,其中51%来自床垫产品。而去年双11期间,喜临门销量在天猫等电商平台上均为床垫品牌第一。


但目前国内床垫行业集中度相比美国仍然很低,2019年行业集中度CR3只有10%,没有一家独大的龙头品牌。国内比较知名的品牌除了喜临门,还有梦百合、穗宝、顾家,以及今年世界睡眠日与中国睡眠研究会联合发布《2021年运动与睡眠白皮书》的慕思等。



喜临门也联合中国睡眠研究会发布了《2021喜临门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,称人的一生平均需要更换8张床垫。



而根据一项关于“床垫使用时间长短”的调查,实际情况是,床垫使用10年以上的占比19%、5-10年的占比29%;其中40%的人从来没有换过床垫,50%的人称“除非坏了才换”。


那么,你多长时间会换一次床垫?


90后成“助眠神器”消费主力


零压房一晚几百元,一张智能床垫动辄上千元甚至几千元,对小七这样消费能力有限的90后、00后,只适合偶尔体验。相比之下,性价比高的助眠小物件则更受青睐。


去年双11期间,天猫上某蒸汽眼罩卖出超76000盒,助眠乳胶枕45000个,某德国专用耳塞25000对,褪黑素售出超75000瓶,其中购买褪黑素的90后、00后用户增加了4倍多。蒸汽眼罩在线上的销量每年保持两位数增长。


今年3月20日,阿里健康基于天猫医药平台相关数据发布的《睡不着报告》显示,2020年全年,购买褪黑素一类助眠膳食营养品的用户同比增长了4倍。


褪黑素本身是由大脑分泌,调节人体睡眠生物钟的激素。正常情况下,到了夜晚或者光线减弱的环境中,大脑中分泌的褪黑素就会增多,诱导人进入睡眠状态。而市面上可以买到的褪黑素产品,一般是化学合成的“外源性褪黑素”,和人体自身分泌的有一定区别。


以前主要是倒时差或倒夜班的人,为了调整睡眠使用褪黑素。近几年将褪黑素作为安眠药日常服用的人群逐渐增加。


但有医生提醒褪黑素对失眠并没有治疗作用,对改善睡眠质量也不一定就有显著效果。长期服用外源性褪黑素,身体还会形成依赖,影响人体褪黑素的分泌,加重肝肾负担等。曾经习惯睡前服用褪黑素的小张告诉记者,“褪黑素现在对我几乎没什么效果,有时吃两颗也睡不着。”


除了褪黑素,火起来的还有各类营造睡眠氛围的喷雾、香薰、精油、泡脚包、蒸汽眼罩等助眠神器。90后同样是购买这些助眠产品的消费主力。天猫国际曾做调查显示,2019年1-8月,90后购买进口助眠类商品的增幅为118%,占总消费人数的62%,比其他年龄群体的人数加起来还多。


睡眠app变现难 收集用户信息易违规


比助眠神器还省钱的是各类音频、助眠app上的催眠冥想音乐。


2015年8月,高嵩从一家外企辞职创业,推出睡眠健康app“蜗牛睡眠”。高嵩本来想做一款睡眠智能硬件产品,为此先做出配套的app,没想到蜗牛睡眠反而迅速成为明星产品。


目前市面上以催眠音乐、冥想类课程为主打的app多达几十款,提供白噪音、炉火、海浪、雨声等助眠音效,还会监控用户睡眠行为。



Mob研究院在2019年曾做研究,蜗牛睡眠在上海的用户月均使用时长达到45.7小时。小睡眠和SleepTown在北上广的用户月均时长也都超过10小时。



但助眠音效并不好变现。蜗牛睡眠、小睡眠等app将免费的助眠音效作为吸引流量的入口,同时提供更高级的付费服务,以及与睡眠相关的周边产品,如智能枕头等穿戴设备。


睡眠app记录用户睡眠行为,也可能出现过度获取用户信息的问题。去年工信部通报的第四批侵害用户权益行为的APP中,蜗牛睡眠就因违规收集和使用个人信息被要求整改。


有人靠当哄睡师月入过万


如果以上方法都对你无效,没关系,还可以请“哄睡师”在耳边哄你入睡。


2020年的最后一天,淘宝公布了年度十大冷门职业,其中之一便是哄睡师。顾客可以选择不同特点的哄睡师,比如撒娇女友、温柔男友、树洞倾诉等服务。付款后哄睡师通过微信、QQ进行语音服务,等顾客睡着后再结束通话。


有报道称,网上一位普通的兼职哄睡师,一个月可以挣2000元,而“首席”哄睡师则可月入过万。一家提供哄睡服务的淘宝店铺价目表显示,哄睡师被分为“金牌”“镇店”“男女神”和“首席”四个等级,首席哄睡师半小时语音服务的价格在150元,包月费则高达3.34万元,是金牌哄睡师的10倍。想想看,哄人入睡就能月入3万多,是不是很诱人?



除了提供一对一服务的哄睡师,还有不少在音视频软件上以“助眠”“哄睡”为标签的主播,也被称作ASMR主播。


ASMR(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)最早在2010年由美国医疗IT工作者詹妮弗·阿伦提出,意为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,“说人话”的解释就是通过视听等刺激,获得身体上的愉悦体验。2014年前后这个概念开始在国内火起来,斗鱼、虎牙等直播平台上都出现了不少ASMR主播。


和哄睡师不同,ASMR主播不是靠聊天说话哄人入睡,而是通过摩擦棉棒、塑料、毛巾等物体,制造出使人放松的声音,转移大脑注意力,从而帮助入睡。


但是哄睡服务一不小心也会出现灰色地带。比如有的“哄睡师”或“主播”给顾客发裸露身体的照片,或在语音通话中出现大尺度内容。2018年6月,全国“扫黄打非”办公室曾约谈网易云音乐、百度网盘、B站、猫耳FM、蜻蜓FM等多家平台负责人,清理涉色情低俗问题的ASMR内容。


《2021年运动与睡眠白皮书》数据显示,有规律运动的人群失眠比例仅有10%。也许,性价比最高、适合年轻人的助眠方法,并非精油床垫褪黑素,而是每天运动半小时。


而且,有睡眠专家表示,不少年轻人其实属于“假性失眠”,他们因为玩手机导致睡眠推迟、生物钟紊乱。这种情况下,适当放下手机或许是最好的选项。


你觉得最好用的助眠方法是什么?


编辑 郭小山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